-這時,她夾了一塊白色的看上去很新鮮的魚肉放入他的盤子中,“爺,這是酸菜魚,魚肉鮮嫩、湯料鮮美、微酸微辣,與水煮肉片相比,自是差了不少。”

聽言,楚天辭動了筷子嚐了一口,點頭,味道果然如她所說,不過感覺比水煮肉片要好吃寫。

“這雞是無香脆皮,很美味。”

“這是京醬肉絲,口味略甜,妾身很是喜歡,相信爺也會喜歡。”

楚天辭一一嘗過後,整桌菜肴就屬這三樣最和心意,不免多吃了一些。

剛纔有瞬間,他試圖懷疑她的用心,但她笑容真誠,是為真心伺候他,隨後又吃了這三樣菜,便放下了戒備。

過了一會兒,沐堇兮起身為楚天辭盛了一碗湯遞過去,“爺喝些湯吧。”

楚天辭點頭,喝了幾口後,發覺很是好喝,便又喝了一碗。

不過喝完後,身體似乎有點兒熱,再看沐堇兮,見她並未喝湯,便問道:“王妃為何不喝?”

沐堇兮微微一笑,潔白的繡帕擋在嘴角,回道:“回爺,這湯不適合妾身喝,這是百合甲魚湯,是用甲魚,貝母、百合、前胡、知母、杏仁,柴胡所熬製成。煲了將近一個時辰呢,很是補身。主要的功效便是補勞傷,壯陽氣。妾身見爺忙了大半個晚上,定是傷了身,便費了心思熬製。日後王爺在需要時,妾身可將做法交於府中婆子。”

怪不得!

楚天辭剛舒展不到一刻鐘的濃黑的劍眉擰起。

怪不得他的身體會有一股子熱氣。

沐堇兮暗自冷笑,將她當做廚娘來使喚,他還想吃好喝好?

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況且對於討好他,抱歉,她暫且冇這個心思,互相利用便可,其他的不可多談,也不能多談,畢竟……

她最是不屑,也不可能與眾多女子分享一個男人。

李氏不就是個很好的前提嗎?

誰敢說今日對李氏這般絕情的沐秋當初冇有愛過李氏?!

怕是從今往後,他不敢再讓她下廚了吧?

優雅起身,走到門前時,沐堇兮回眸一笑:“爺,今晚用人來伺候嗎?妾身身邊的幾個大丫鬟姿色都是不錯的。”

楚天辭猛的抬頭,深不可測的黑眸緊緊的盯著沐堇兮,半響,聲音冰冷至極的回道:“無需,你退下吧!”

沐堇兮福身離去,走的當真十分瀟灑。

……

南陽王府。

竹園。

沈側妃坐在窗前望著半空中的彎月,嘴角微勾起,輕笑道:“明日王爺就會回府了。”

“可王妃卻要在將軍府多留兩日。聽人說王妃回將軍府的這兩日可是發生了很多事呢,首先是傳出了三姑娘沐雪與劉知州的長公子劉豐的醜事,接著又聽說府中二姨娘陷害主母被趕出了府,就連原本聽說要被沐將軍送來給王爺作妾的二姑娘沐琳也被禁了足。”繡鈺說道。

“王妃已經有所改變,那二姨娘行事張狂,難免不會被王妃算計。”沈側妃低頭,眸光幽暗,聲音低沉道。

繡鈺咬了咬牙,不免擔憂道:“奴婢還聽說,在將軍府的這幾日,王爺明顯對王妃不一樣了。表現的很是寵愛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