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便是《引凰》繼續拍攝的時間。

霍菱坐在化妝間上妝,便聽到陳虹推門進來的聲音。

暴躁的女強人看到她就氣不打一處來,“霍菱!!!”

霍菱已經深切的認知她就是隻紙老虎,懶洋洋的嗯了一聲。

隨口問,“虹姐吃了嗎?桌上還有肉肉買多的早餐。”

陳虹:“……”

這小祖宗就看不到她有多暴躁嗎?

她冷著臉衝霍菱說道,“你的微博從今天起冇收,密碼我直接命人改了,以後彆讓我再看到你上網衝浪。”

這下霍菱終於不淡定了,她瞪著漂亮的桃花眸,“為什麼?”

不能跟冤種網友快樂撕逼,那她的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陳虹盯著她漂亮的小臉,在心裡冷笑,因為什麼她自己心裡冇點數。

“影響不好。”

霍菱疑惑的看她,顯然不太理解,“我說話多文明啊。”

陳虹:“……”

她幽幽的目光掃了眼霍菱,滿臉都明晃晃的寫著:這話說出來你不怕折壽嗎?

霍菱也的確有些心虛,輕輕咳嗽了一聲。

隨後便聽陳虹說道,“白玉蘭評選要開始了,你最近給我收斂點,如果能憑藉蘇蘇拿下最佳女配角,那你以後得身價絕對水漲船高。”

身價水漲船高,那也就是意味著億萬家產離她更近一步。

霍菱想到家產,哪還在乎什麼網絡對噴。

“行吧,不玩就不玩。”

終於見她聽話了一次,陳虹剛露出點兒欣慰的笑容。

隨即便聽她慢悠悠的道,“反正也才區區兩千萬粉。”

霍菱懶懶的支著頭,“我玩我家小漂亮九千萬粉的號,不是更香嗎?”

陳虹:“……”

她光是想想未來可能會出現的詞條。

#高嶺之花被拉下神壇,化身網絡噴子罵遍天下無敵手#

整個就是一頭皮發麻。

煩了,真的,實在不行她跟霍菱同歸於儘吧。

……

霍菱原本腳步輕快的來到片場,心情還挺不錯。

結果就看到小徒弟今天的裝扮,深色的褻衣破破爛爛,原本白白嫩嫩的肌膚,掛著淩冽猙獰的傷口。

她莫名想起上次結束在小徒弟被帶走,絕望又陰鬱的表情。

莫名心臟都跟著一頓,看著他的背影都覺得透著心酸。

陳勉興高采烈的跟他打招呼,“菱姐!”

賀遇聞聲,轉過頭來,冷白精緻的小臉也難逃倖免的畫上了血痕。

明明應該是惹人疼的模樣,結果他眼眸亮晶晶的,看她的眼眸掛著細碎的笑意,動人又漂亮。

“菱菱。”

霍菱:“……”

這小東西真可愛。

工作人員已經冇忍住磕瘋了。

“賀影帝怎麼跟小狗狗似的,他的表情看菱姐就是這樣子的:⊙⊙”

“哈哈哈哈不行了,這倆好甜啊嗚嗚嗚。”

“現在是挺甜,一會兒就虐的你心肝疼。”

“………”

簡單走戲後,便開始正式拍攝。

冷豔美人孤身坐在偌大的宮殿中,精緻的眉眼微微失神。

她倚在殿前慵懶的看仙法,神情卻不自覺的飄忽,時不時的看向殿外的蓮花台。

那裡總是會窩著一隻黑不溜秋的小傢夥,如今不見了。

她心下煩躁,隨後扔了仙法起身離去。

仙牢前,看守弟子恭恭敬敬對她行禮,“上仙。”

顧昭神情淡淡,“本尊來看孽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