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貓戲耗子

淡漠冰冷的聲音在大殿內迴盪,蘇奕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這傢夥,怎可能擋住這等刺殺?”

“此次出手的,可是來自苦海的船伕啊!這位曾成功刺殺過化靈境大修士‘穆道人’的恐怖角色!怎可能失手?”

左星河內心狂喊。

這次若船伕也殺不死這蘇奕,那他們左家……可就真的徹底把蘇奕得罪慘了!!

而一想到蘇奕追殺船伕時留下的那番話,左星河隻覺眼前發黑,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都有崩潰的感覺。

“這裡發生了何事?”

一陣嘈雜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章蘊滔、霍雲生等人,以及聞心照、清芽、元恒他們都陸續趕來。

當看到那大殿內那觸目驚心的戰鬥痕跡,所有人都不禁倒吸涼氣,震驚不已。

誰也無法想象,哪個刺客敢膽大到在左家一眾大人物的眼皮底下進行刺殺!

不過,當得知蘇奕雖然遭受刺殺,卻毫髮無損,反倒還去追殺那個刺客後,元恒和聞心照他們皆長鬆了口氣。

和其他人的反應不同,霍雲生、錢天隆、孫楓三人此刻的臉色,都佈滿陰雲,驚疑不定。

船伕……失手了!?

這怎可能?

嗖!

虛空中,蘇奕身影閃爍,奇快無比。

禦流遁空術!

一門堪稱速度一道頂級的身法,從神禽“掠天雀”一脈的天賦力量中演化而來。

一經施展,如身化流光,禦周虛之氣而行,速度之快,驚世駭俗。

其核心奧義便在風之道上。

領悟了風之道韻後,蘇奕已能夠施展出這門以速度名揚諸天的身法來。

唰!

就見他身影飛遁時,身影四周的氣流如化作透明無形的羽翼,完全無視虛空阻力,一個閃爍便是百丈距離。

“逃得了嗎?”

追擊中,蘇奕眸子淡然,而其神念擴散,早已遠遠地鎖定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灰袍青年,相貌尋常,揹負一張黑色大弓,飛遁虛空時,身影近乎虛幻模糊,速度竟也快得驚人。

若換做其他修士,怕是早追丟了。

可蘇奕卻正在一點點拉近和對方的距離!

“蘇奕,我若認輸,你能不能就此罷手?”

灰袍青年的聲音遠遠傳來。

“不能。”

蘇奕不假思索。

“就知道會這樣,罷了,那就看看到最後孰勝孰負!”

灰袍青年歎了口氣。

“錯了,是分生死。”

蘇奕淡淡的說道。

隨後他身影一閃,幾個閃爍之間,飄然來到一片古老的森林前,密集的枝椏遮天蔽日,讓得森林內一片陰暗。

那灰袍青年已逃進這一眼望不到頭的原始森林深處。

“這地方倒是極適合埋伏和刺殺,可惜,對我而言,也不過是擺設罷了。”

蘇奕身影一閃,便掠入森林。

“咄!”

他身上驀地湧出青色乙木氣息,一對幽邃淡然的眸也泛起淡淡的青色神輝。

木之道韻!

這一瞬,他的神魂和氣息,頓時和所過之處的花草樹木產生共鳴,呼應在一起。

嘩啦~嘩啦~

蘇奕身影所過之地,樹木搖晃,枝椏狂舞。

但凡森林中的“草木之屬”,就像化作蘇奕的“眼睛”,讓得蘇奕對沿途的狀況瞭如指掌,纖毫畢現地呈現在腦海中。

很快,那灰袍青年逃遁時所殘留的氣息,便被蘇奕發現,一路追了過去。

僅僅片刻,蘇奕仿似未卜先知般,倏爾止步。

轟隆!!

在他身前三十丈之地,猛地爆炸,衝出無數火焰箭雨,以鋪天蓋地之勢,擴散而開。

這赫然是一座早已埋設的殺陣,那等毀滅氣息,動輒便能輕易滅殺這世間的聚星境存在。

洶湧的火焰箭雨激射,卻冇有傷到早已提前止步在三十丈之外的蘇奕分毫。

“看來,這一場刺殺可不是臨時起意,明顯準備了許久啊……”

蘇奕眸子閃動,眉梢間殺機縈繞。

是誰,要派遣刺客刺殺自己?

左氏一族?

哪怕這一場刺殺的幕後主人不是他們,也註定和他們脫不開乾係!

“木之道韻,怪不得能提前躲開……”

極遠處森林中,灰袍青年眉梢間浮現一抹凝重。

之前那座大陣,由三十六塊價值珍貴的陣圖秘符組成,殺傷力無比驚人,可現在,無疑浪費了。

這讓灰袍青年都一陣肉疼,“等此次行動結束,定要讓雇主把損失翻倍補回來!”

思忖時,他閃身而去。

作為苦海勢力中最頂尖的聚星境刺客之一,灰袍青年的刺殺手段,自然不會如此簡單。

片刻後。

一路追蹤的蘇奕,穿過那茫茫森林,來到一片群巒疊嶂,怪石嶙峋的山間峽穀。

轟隆!轟隆!

猛地,一座座大山搖晃,山石傾塌滾落,仿似天塌了般,無數巨石如潮般滾落而下。

蘇奕渾身氣息流轉,瀰漫出渾厚蒼茫的土行神韻。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就見那無數密密麻麻轟砸而下的巨石,倏爾停滯在虛空中,一動不動,如靜止般!

而隨著蘇奕袖袍一揮。

砰砰砰!

虛空中那懸浮靜止的無數巨石炸開,化作齏粉。

幾乎同時,蘇奕腳掌發力,猛地一跺腳。

轟!

大地之下似有地龍翻騰,附近千丈之地,轟然塌陷下去,那一座座屹立的山峰都隨之倒塌在大地上。

天搖地晃,煙塵彌散。

一道灰色身影從地下掠出,狼狽地朝遠處逃竄而去。

“該死,這傢夥竟然還掌握著土之道韻!?”

灰袍青年臉色已陰沉下來,眉梢間儘是凝色。

他之前隱匿在地下深處,剛纔那一瞬,隨著蘇奕一跺腳,讓他也遭受到衝擊,被震得氣血翻騰,差點被活埋!

“若你就這點手段,必死無疑。”

遠遠地,傳來蘇奕那淡然隨意的聲音。

灰袍青年冷哼,冇有理會,全力朝前掠去。

“這筆賬,一定要翻倍找回來!”

灰袍青年暗自咬牙。

蘇奕再次追上去,儀態悠閒。

這一場追殺到現在,纔不到半刻鐘時間而已,他倒要看看,這灰袍青年還有什麼手段。

片刻後。

蘇奕佇足在一條浩浩蕩蕩的山間河流前。

河流對岸,是一片丘陵地帶,碧油油的草木一望無際。

天穹下,朵朵白雲漂浮,一片祥和靜謐的景象。

蘇奕搖了搖頭,似有些失望,喃喃道:“相比大荒九州第一刺客組織‘閻浮世界’的刺客,終究還是差了太遠……”

他邁步橫空,剛來到河流上空,河流中湧現出一道巨大的水流漩渦,宛如遠古凶獸張開的血盆大口,朝蘇奕吞去。

那漩渦轟鳴,釋放出可怖的吞吸之力。

猝不及防之下,聚星境人物註定像蟲子似的,不受控製地被吞掉,便是化靈境修士,怕都會受到影響,讓身影受到牽製。

而在同一時間,天穹朵朵白雲忽地劇烈蠕動翻騰,垂落一片密密麻麻的白色光雨,皆如利劍般淩厲耀眼,覆蓋而下,將虛空撕裂出無數裂痕,產生震耳欲聾的尖嘯音。

河流中有巨大水流漩渦衝出,天穹有白色光雨傾覆而下,這等殺局,無疑堪稱恐怖!

就見蘇奕眼神泛起一絲不屑,腳踏虛空,一手結拳印,一手當空一斬。

轟!

拳印帶著雄厚浩蕩的水之道韻,直似天河倒卷漫灌,狠狠砸在那巨大的水流漩渦上。

就見那水流漩渦猛地劇烈膨脹起來,就像充氣鼓脹的皮球似的,最終再承受不住,轟然炸開,水流迸濺擴散,直似下了一場瓢潑大雨。

轟隆!

而蘇奕那當空斬出的一劍,則如千尺長虹,烙印著火之道韻的妙諦,在虛空橫掃時,那傾覆而下的白色光雨,皆被劈得爆碎,化作漫天光雨飛灑。

刹那間,一拳一劍,輕鬆破開這一場殺局。

那等摧枯拉朽般的姿態,直似神人渡河,抬手便蕩平怒浪狂濤!

而蘇奕的身影,早已淩空而去,如若一縷迅疾的風,來到那一片碧油油的丘陵上。

唰!

他抬手一道劍指斬下。

清色劍氣橫空,帶起無邊淩厲的劍意,還未落下,那恐怖的殺伐氣息,便將附近草木碾碎成粉。

“該死!”

一道驚叫響起,就見一道灰色身影掠起,險之又險地躲開這一劍。

可他剛纔那藏身之地,則被斬落的劍氣犁開一道百丈長的筆直溝壑,足有十丈深,泥土翻飛。

這一幕,驚得那灰袍青年出了一身冷汗。

他的神色寫滿驚疑和凝重,哪敢逗留,轉身就逃。

連續三個精心準備的殺陣,換做對付這世間任何聚星境修士,都足以滅殺掉!

便是對付穆道人那等剛破境的化靈境修士,也足以將其重創。

可現在,在蘇奕麵前,那些殺陣皆如同紙糊般,被輕而易舉破掉,這讓灰袍青年如何不驚,如何不懼?

也是此刻,灰袍青年徹底熄滅了刺殺蘇奕的念頭。

事不可為,便不為!

刺客不是莽夫、不是死士、不是豪傑,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當不了刺客的!

隻是這一次,蘇奕已對這個獵物失去興致,懶得再耽擱時間。

唰!

一道劍氣橫空,而後化作千百道細濛濛的劍氣流光,朦朧虛幻,帶著一絲絲無堅不摧般的神韻,朝遠處的灰袍青年斬去。

大快哉劍經——遊十方。

我有一劍遊十方,上窮碧落下黃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