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賠償?

還按的原價!

楊詩雨整個人簡直都快要氣炸了,抬手就狠抽了那店員一巴掌。

本來是一個結識高人的絕好機會,可全都被這傢夥給搞砸了!

“大小姐,您......”

“什麼也彆說了!立刻去財務結算工資,然後捲鋪蓋給我滾蛋!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以後彆讓我再看見你!”

店員臉色頓時一苦,心中後悔萬分。

早知道這樣,之前自己打死都不會那麼囂張跋扈,絕對會把那個年輕人當祖宗給供起來!

趕走那店員後,楊詩雨想著那位高人離開的時間還不算久,說不定還在古玩城後就立刻聯絡上古玩城的管理員,讓他們把監控給調了出來。

此等高人,說什麼也得拜見一下,至少也要把人家對自家企業的不良印象消除。

與此同時。

有了之前那一出,林墨,柳冰卿兩人可都冇興趣再逛下去了,連林妍也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興致缺缺的有些發蔫,便決定回家。

出了古玩城,剛來到柳冰卿那輛專屬座駕旁,還不等林墨打開車門呢,一個西裝筆挺,腕戴金勞的青年便沉著臉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兩個保鏢。

林妍眨著大眼看了看三人,見他們一直在盯著柳冰卿看,便拉了下柳冰卿的手。

“嫂子,他們是誰呀?”

“看起來好像是來找你的哦。”

一聲嫂子,馮侖隻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在深吸一口氣後,臉色更加難看地開口問道:“冰卿,到現在你都不打算給我個解釋麼?”

柳冰卿秀眉一簇:“你想要什麼解釋?”

馮侖怒指林墨:“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還想瞞我多久?!”

“靠......”

林墨臉色一黑,心道連患了情感缺失症的柳冰卿居然也有追求者,還真特麼難得。

看來對一個女兒而言,隻要長得漂亮,性情好壞都無所謂。

摸了下鼻尖,林墨解釋道:“那個,你彆誤會,其實我跟冰卿......”

“你閉嘴!”

馮侖怒視林墨,唾沫星子狂噴。

“我特麼問你了麼?這裡冇你說話的份兒!你也不配跟本少說話!”

“馮侖,你有病吧?”

柳冰卿目光一冷,彷彿令周圍的空氣都開始瀰漫起絲絲寒意......

“我跟誰在一起,和你有關係嗎?”

“這幾年你一直對我死纏爛打,可我卻從冇答應過你什麼吧?”

“說白了,咱倆連朋友都算不上,你有什麼資格對我的私生活指手畫腳?”

這一番話,對馮侖來說是真的紮心了......

不對,是誅心!

馮侖緊捂住那有些發痛的胸口,林墨見狀一時間對這哥們兒還挺同情,弱弱地問了句:“你不要緊吧?”

“我是中醫,要不要幫你看一下?”

臥槽啊!

這話在馮侖聽來,簡直就是對自己一種赤果果的侮辱!被氣得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那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小白臉在睡過自己女人後跟自己說:“我就是玩兒了下你的女人而已,你不要緊吧?”

“要真是氣死了,我可以給你買口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