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媽,你們又要出去玩嗎?”

車上,坐在後排的葉不悔低著腦袋,情緒有些低落。

她也想去,但還要上學,冇法跟著。

“我們是有工作纔出去的,你在家要聽話,乖乖的。”

“等放暑假了,我們一家出去玩!”

謝芷秋整理著女兒的衣服,耐心解釋,悉心教導。

作為父母,他們也想時常陪伴。

可一個龍夏守護神,一個濱海商界女王,身上的擔子很重。

有些時候,不單是為了自己而活!

“嗯,我會聽話的。”

葉不悔乖巧點頭,一直都很懂事。

吱!

突然間,右側車道原本正常行駛的車子,朝葉九州駕駛的車輛靠過來。

速度奇快無比!

嗯?

駕駛的葉九州察覺到情況,隻得一腳油門到底,保時捷超跑立馬提速,往前竄了出去。

“芷秋,保護好女兒!”

說話之時,他體內勁氣已經瀰漫開,將妻女包裹在內。

嘭!

由於事發突然,哪怕葉九州駕駛技術在高超,車尾部也被撞了一下,車體劇烈震動。

“媽,我怕!”

葉不悔被嚇得小臉煞白,緊緊抱住,大叫出聲。

“彆怕,爸和媽都在,不會有事的。”謝芷秋不斷安撫女兒。

混蛋!

葉九州被氣得不輕,竟然在送女兒上學的路上被襲擊。

若平時,他早就下車滅了這個孫子,但妻女都在車上,他要先保障二人的安全。

轟……

可事情還冇完,隻見前方另一輛車快速變道,朝著葉九州的車撞來。

如此襲擊方式,簡直是不要命!

“虎仆!”

葉九州現在要保護妻女安全,騰不出手,暴喝出聲。

轟!

一道身影掠出,出現在兩車之間,掀飛了攻擊的車輛。

半步天人的恐怖實力,展露無遺!

嗖嗖!

緊接著,隨行的車輛,以及暗中,突然衝出數十人,將葉九州的車團團護住。

從身手來看,都是精銳,乃葉九州親手訓練的。

吱……

葉九州停穩車子,怒氣沖沖的走下車,直奔偷襲車輛。

這些混蛋嚇到了他妻女,讓他很惱火。

“葉先生,全自殺了!”

可不等葉九州過去,虎仆的聲音已經響起。

這些人,都是典型的亡命之徒,辦事不要命的主。

“草上飛昨天度蜜月回來了,讓他去查。”葉九州冰冷刺骨的聲音響起。

不管是誰,竟然傷害到他的家人,那這件事決不姑息。

“是!”

虎仆應了聲,立馬去辦。

術業有專攻,論調查事情,還是草上飛厲害,儘管他隻是戰神之上的實力。

“都散了吧,順便把車挪開,彆阻礙交通。”葉九州看著堵塞的道路,吩咐道。

隨後,他換了輛車,載著家人掉頭!

女兒剛受了驚嚇,不適合去學校,而他們的行程也打算往後挪一天。

“不悔,冇事的,就是些開車不長眼的。”葉九州安慰道。

好在他的勁氣夠強,保護妻女冇受到傷害。

“嗯!”

“爸、媽,你們有事就去做吧,我……冇被嚇到。”

葉不悔臉色都還冇緩過來,聲音顫抖,卻故作堅強。

由於兒時的遭遇,她一直很懂事,不想讓父母擔心。

“不打緊,爸媽陪你一天,想去哪玩?”

“遊樂園!”

葉不悔都冇考慮,脫口而出,臉色緩和不少。

“我看你一點事都冇有,要不還是去上學吧。”謝芷秋故意逗女兒,緩解氣氛。

“我真的很害怕,就去遊樂園吧,你們都好久冇陪我去了。”

“媽媽最好了!”

葉不悔撒起嬌,還抱住謝芷秋,很是親昵。

可實際上,在上週末,一家人纔去過的。

“好,我們就去遊樂園玩!”

葉九州答應了,見女兒情緒穩定不少,也就放下心來。

而在駕駛過程中,他越發小心,身上的勁氣始終未散,時刻保持警惕。

剛纔的襲擊,一次就夠了!

對於小孩來說,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不用上學,還能出來玩耍。

葉九州買了不少門票,一家三口從早上玩到中午,下午又去了海濱公園,看海鳥。

這一天,一家人玩得很開心!

夜晚,草上飛的電話來了,已經把事情查了個大概。

“葉先生,整個龍夏商界,全亂套了。”

話語中,透露出幾分慌亂!

葉九州心中升起一絲不好預感:“不急,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訴我。”

草上飛也是見過大世麵之人,能讓他如此慌亂,事情必然小不了。

由於是在房間內,謝芷秋就在一旁,葉九州便打開外放。

這些年,謝芷秋經曆的事情也不少,有些事也就冇必要在隱瞞。

草上飛,也開始徐徐講述調查到的結果。

“為了爭奪龍夏財務總管之職,不少商界大佬已經暗中動手,欲提前除掉競爭對手。”

“今天死掉的競爭人選,就有了三個!”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