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若塵明顯也發現了薑訶的不對勁,但她此時必須保持安靜,隻能把疑問壓在心底。

因為,那個怪物已經搬開了石頭。

她的手中緊緊捂著遠程起爆器,手心全是汗,因為隻要按鈕按下,溶洞裡幾百公斤的烈性炸藥就會同時引爆!

在那種幾乎是密閉的空間中,就算是築基境的大佬也絕對活不成!

她看著那個怪物作勢要進洞,心中在呼喊。

“快進去啊,快啊!”

“我要炸死你這頭嗜血的怪物!”

就在她滿懷期待的看著怪物的動作時,突然。

怪物的鼻子抽了抽,隨後它臉上的邪異更重了。

同時,它欲要爬進洞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蘇若塵麵色一僵,額頭冒汗。

“糟了,它發現了!”

就在她腦子裡剛閃過這個想法的時候,一雙猩紅的豎瞳看了過來。

蘇若塵頓時汗毛直立,體內靈氣瘋狂的運轉。

“鏘!”

她一把抽出長劍,然而就在這時,攻擊也到了。

“叮!”

利刃與尖爪交鋒,火花一閃間光線迸發,蘇若塵看清了怪物的臉。

那......那是一個人!

長著尖牙利齒、爬行移動的人!

半妖!

而且還是後天的半妖!

怪不得,怪不得它會瘋狂汲取血食,因為他的腦子已經被妖氣侵蝕,無法控製本能。

但顯然,蘇若塵冇有時間繼續思考這個問題,半妖的爪子帶來的力量,讓蘇若塵的心沉到了水底。

一週不見,這傢夥的實力更強了!

這可都是血淋淋的生命換來的啊!

雖然她的念頭繁雜,但也隻是在一瞬間。

“叮叮叮......”

長劍與利爪開始不間斷的碰撞起來,蘇若塵漸漸的感覺有些力不從心,對方的力量和速度不差她分毫,甚至於因為體質的原因,那傢夥更勝一籌。

“咯咯咯......”

怪物發出刺耳的笑聲,“我認得你,你是哪個逃走的超凡女人。”

“真好啊......我還以為你再也不會回來了。”

“隻要能吃了你,我肯定能晉升真妖了,到時候,我就不怕他了,哈哈哈......”

“來吧,讓我吃......”

就在蘇若雪即將招架不住的時候,“砰砰!”兩聲槍響響徹夜空。

不遠處的另一棵樹上,李洪光手持一把大口徑步槍,槍口冒著硝煙。

然而,脫離了激戰的蘇若塵卻麵色一變,急怒道:“誰讓你開槍的!”

隻見怪物肩膀暴先是爆起兩朵血花,隨後整個身體瞬間消失。

而不遠處全神貫注的李洪光也脫離了目標,脊背發寒渾身一顫,就在他所在樹的腳下,那個怪物直立了起來,用充滿殺意的目光盯著他。

“好痛啊......”

他用手指摳出來兩顆子彈,一時間,李洪光的腎上腺急速飆升,恐懼讓他麵色煞白。

大口徑步槍的子彈,竟然隻穿透了他的皮膚,卡在了筋肉裡!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他感受到了死亡的籠罩,內心苦澀的看向蘇若塵。

原來,超凡之間的戰鬥,如此凶險。

看來,我是不能親手報仇了......

他放棄了,他知道蘇若塵不會救他,也不希望蘇若塵救他,要是能用他來當誘餌,蘇若塵定然能趁機占到上風。

要是救他的話,就會陷入更絕望的被動。

“隊長!不要管我,殺了他!”

他怒吼一聲,手指口動扳機,子彈瘋狂的傾瀉。

這一刻,時間彷彿停止了。

李洪光視死如歸的瘋狂表情,和怪物嘴角的詭笑,對蘇若塵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救,或是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