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虹宗?

七大宗門之一,赤虹神帝一手開創的宗門,和玉虛宗乃是鄰居,可單鋒劍和赤虹宗有什麼關係?

燕離歌道:“閣主,單鋒劍乃是當初傲天神帝坐下最強神聖,瀟湘子所創,根據記載,當初傲天神帝在未曾進入神帝境的時候。”

“瀟湘子都能壓製神帝一頭。”

“至於後來為什麼瀟湘子選擇了放棄帝位,卻是上天界武道最大的謎團。”

“但是瀟湘子當時風頭盛大,也有一群單鋒劍的追隨之人,後來隨著混戰開始,神帝戰死之後,幾乎武道之內尚且存在的單鋒劍傳人,都在赤虹宗的掌控之下。”

“那人雖然遮擋了容貌,也隱蔽了自己的氣息,但是當今武道,能有如此可怕的單鋒劍法,也隻能是出在赤虹宗內了。”

離歌神皇的分析,淩天亦是眯眼,稍微按下心中所想:“前輩,您先休息一下,這次對你損傷不小,千萬彆落下了什麼後遺症。”

燕離歌一愣:“閣主,你想做什麼?”

淩天吐出兩字:“複仇!”

“不可!”燕離歌驚呼:“閣主,你現在的修為,想要撼動琉光宗,怕是很吃力啊,且不說在琉光宗身後,還站立著一個可怕的天神殿。”

“一旦陷入危險。”

“將成死局啊。”

死局?

淩天笑了:“前輩,雖然前方困難重重,可是不管如何,我絕對不能讓信任我的人寒心,甚至他們之間,有不少人,我連他們的名字都不曾知道。”

“甚至,一麵之緣,已是生死之距。”

“此恨!”

“難消!”

堅定言。

離歌愣。

隨著和淩天的相處,燕離歌越發明白淩天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淩天不知道還好,可現在已經知道了,前方就算有神帝阻攔。

淩天!

亦要為之一戰。

燕離歌輕歎苦笑:“閣主,我就知道,我阻攔不了你,不過……”

“前輩。”

淩天打斷了燕離歌的話語:“我會小心,我也不會讓你們千年的等待成為泡沫,隻是,有些事情,我必須去做。”

恩?

燕離歌聞言愣了,隨即苦笑:“少主,看來你應該是知道了一些事情。”

“正如少主所想,我亦是十八神皇之一。”

承諾話語。

淩天並不奇怪,隻是點了點頭,隨即走了出去,望著淩天離開背影,燕離歌捂著胸口,苦笑一聲:“終究是走到這一步了麼?”

山穀內。

淩天看著那打造出來的一百袖箭,隨意拿起一隻,裝配在手,呢喃一聲;“黑煞,好久不見。”

呢喃落。

手臂抬。

勁氣灌輸之時,袖箭寒芒一閃,登時在袖箭之上,爆出了一陣霸道寒芒,一破黑夜而出,箭矢威能,以雷霆之力貫穿前方巨石。

轟隆!

一聲巨響落,巨石陡做齏粉。

嘶!

恐怖威能消散之時,現場眾人無不大驚,冇人想到這小小弩箭,竟然有如此攻勢?

太過可怕。

溫崇竣看在眼中,亦是眼皮狠顫,方纔一擊,饒是他都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怕是一碎動山河,不等溫崇竣多想。

淩天輕哼:“崇竣,我讓你安排的事情,你安排的如何了?”

“閣主,都已安排妥當了。”溫崇竣言語落,現場密林再走出了五十個大漢,眾人走出之時,陡然跪地:“叩見閣主。”

“很好。”

淩天負手:“你們可知道今日找你們來的目的?”

眾人搖頭。

淩天隻是輕輕吐出兩字:“送死。”-